校花的贴身高手

第17章 冤枉啊冤枉

《校花的贴身高手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新起点小说ttzw1.com

0017章冤枉啊冤枉

林逸陈雨舒记清楚,此刻再抵赖低头承认:“奇随便输入密码,进入……赶忙关掉电视……”

?”陈雨舒信,怀疑林逸。

……”林逸委屈,基本属实。

“哼!”陈雨舒冷哼声,问题林逸纠缠,随茶几机顶盒遥控器,正准备换台,,目光却停留茶几!卫包严,依稀粘糊糊液体……

?”陈雨舒脸色顿绿,声音颤抖:“啊林逸,瑶瑶电视"se

qin"录像,……”

?”林逸愕,莫名其妙陈雨舒目光向茶几,顿靠,衰?

林逸知陈雨舒肯定团卫纸,加粘糊糊东西,再"A--V"录像联系,难免怀疑什……林逸觉冤枉啊,儿啊!

“雨舒……北方水土服,感冒擦鼻涕纸,仔细……”林逸茶几纸,让陈雨舒仔细。

“拿走!”陈雨舒尖叫:“东西,林逸,混蛋!”

林逸尴尬,办法,陈雨舒相信,悻悻纸拿:“信,……”

陈雨舒眼珠转,忽:“改变主吃方便做饭!”

“嗄?”林逸愣,问:“?”

“哼哼,因柄落楚伯伯……电视XX,遥遥吓坏!”陈雨舒贼贼

林逸脑门几条黑线,冤枉啊冤枉啊!被老头

林逸深吸两口气,咬牙:“算狠。”

“狠狠呢,惊世骇俗!”陈雨舒丝毫示弱。

林逸语,虽认栽报复陈雨舒:“敢吃?”

“喔,问题呀,书东西蛋白质,吃容呢!”陈雨舒满

林逸彻底,陈雨舒魔头比楚梦瑶难缠,楚梦瑶讨厌妞却

,让林逸很诧异,陈雨舒怎刚才判若两呢?刚才,叫纸拿容……

吃什?”林逸问

“吃什厨房。”陈雨舒将舒服姿势,很妩媚,光洁睡衣半截,晃林逸刚刚收敛部位反应。

……”林逸怕陈雨舒察觉窘相,躬往厨房边走,走两步,被陈雨舒叫住

“箭牌哥,虾米呀?”陈雨舒见林逸弓奇怪,林逸半身,顿明白林逸做什,脸色红,连忙将脸侧,哼:“真龌龊!”

林逸解释,既已经被,索性站直快步向厨房走

陈雨舒林逸远背影,嘴角露狡黠,哼哼,姑奶奶鼻涕?理卫东西乳白色且带特殊气味,离很远,虽陈雨舒真正**咫尺纸根本察觉,显特殊气味

且,,网,男软软林逸刚才,根本

陈雨舒林逸将错错,挟林逸,哼哼,话?

跟班真爽啊,闻厨房阵阵香气,陈雨舒愈决定英明比。

林逸厨房,却惊,厨房设施相错呀,比农村土灶强代化。见围裙,海绵宝宝图案很新,应该使张口厨做饭

林逸将围裙系厨房寻找烹饪食材。保鲜柜,放西红柿、菠菜、芹菜蔬菜,鸡蛋,很少,应该福伯防万,给楚梦瑶准备楚梦瑶厨烹饪,楚鹏展信任,福伯考虑周全。

主食,米,林逸打算点儿粉拉条,做点儿阳春,正饿

做饭林逸轻车熟路,伺候老头,林逸,尤其厨具应俱全,林逸很快,熟练始拉儿,案板

欢迎广书友光临新、快、连载品尽

鱼人二代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新起点小说ttzw1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相关小说

不乖[校园] 都市 / 全本
不乖[校园]
树延
芳心纵火犯×口嫌体正直|女追男|小甜文文案:于澄有张极漂亮的脸蛋,行事张扬又放肆。贺升是众人眼中的高岭之花,是个为人冷淡不好招惹的混蛋。原本八杆子打不着的两人,不料高三那年,南城附中本部和分部意外合并,于澄见到贺升的第一眼便心动难捱。一个是处分单上的常客,一个是红榜上的学习标兵。天差地别的两人,没人觉得他俩的交集能有多深。直到后来,京北大学圈子里传出一段视频。声色犬马的酒桌上,有好事者追问两人的关
36万字6个月前
杨羽芸熙 都市 / 全本
杨羽芸熙
鸿运当头
他只是来乡村支个教,没想到进入了一个没有男人的小村落………
188万字一年以前
[足球]队长 都市 / 连载
[足球]队长
甜蜜桂花糖
【每晚20:00准点更新,有事会挂请假条。】那一届世界杯,他拖着一条伤腿,一个人却扛起一个国家的梦想。那个落寞的七号背影,亦成人们心中永远的伤痛。多么希望有这样一个人,能陪在克里斯蒂亚诺身边,给他爱、支持与鼓励,陪他捧起大力神杯,让世界正视他的努力、童真与伟大。我们终于没有等到这个人,孤独的CR7依旧为葡萄牙而战。于是,我将小蝴蝶创造出来了。谨以此献给最好的克里斯蒂亚诺·罗纳尔多·多斯·桑托斯·阿
154万字一年以前
盲医 都市 / 连载
盲医
太上忘情
男主邱霸天是一个会中医术的瞎子,可是他的眼瞎在表弟家已经痊愈了,为了自己方便行事,男主隐瞒了自己的真实情况。女主苏淑琴是表弟的老婆,自己在表弟家养伤却想着不好的事情....
67万字一年以前
岁时 都市 / 全本
岁时
林与珊
△蒋南晖是攻。温馨治愈系暖文。[文案]沈溪珂和蒋南晖高一相识,十八岁交往,爱得轰轰烈烈。蒋南晖不顾一切地去满足沈溪珂,为了他跟家里出柜、更改高考志愿,只为能考到同一座城市。二十一岁那年,沈溪珂被星探发掘,签约经纪公司,两人聚少离多。出道前一天,沈溪珂回到与蒋南晖同居的住所中,收拾好行李,对蒋南晖说:南晖,我们分手吧。蒋南晖的世界支离破碎,心脏像漏了个洞,透着风。他不停地往泥潭深处沉陷,却被一只手拉
16万字6个月前
茫茫 都市 / 全本
茫茫
顺颂商祺
老男人推拉过招秦舟跟柏知望同过窗共过苦,如胶似漆地谈了十三年。可是后来胶和漆好像都不太黏,两个人开始磕绊,连说句好话都费劲。这天他们又大吵完一架,柏知望关上门,走了。等半天不见人回,秦舟气得心肝上火,跑出去撒野:“走是吗,当谁没长腿不会走?有本事我们就这么耗着!”弯月衬着单只人影,可怜见的。正挨着冻,秦舟肩上忽然多了件外套。“没走,”柏知望把他裹进怀里,叹口气说,“刚刚是给你买花去了。”秦舟回头一
18万字6个月前